三千一瞬生命文化网

泡影与泡沫的研究(四)—如何做到转泡沫而不成为泡沫之“精神”的运用2
2017-07-09 16:55浏览数:1 

上词讨论说到了生命数据在科学数据里的运用。怎么运用呢?生命文化研究学院研究怎么把代表“精”的水和代表神的“火”用到恰当的地方按照客观规律把方位和次序都用对,就是一个高尚的,有精神,有道德,能够创造社会价值和财富的人。对于不能运用精神的人,无论出身多好,成就多高,都是过眼云烟。就像我们中国在社会发展中经常出现的征地情况,被征地的人都成了地主。但如果没有精神的驾驭和支撑,成日打麻将,赌博,抽大烟,就害了他们。这是他们的精神不足以支撑和驾驭他们魂魄的体现。反之才能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和做出更多的贡献。这是一个精神的运用问题。

就像我们手边这个盛了水的水壶,它的构成有金属、有玻璃。下面的电磁炉通上电,打开开关就能把水烧开。这个水在上面,火在下面,按这个次序去排列运用水就烧开了。上节课说到了“精”就是水,“神”就是火、是意念。用意念,让火把水烧开的这个现象放在人体来说就是道教里的“炼精化气”。这是一个恰当的运用水火(精神)的方法,是按照客观规律来安排运用的,按照客观规律来安排运用才能成为“精神”。

一、我们说到的颠倒是什么?我们的意识活动,我们的“神”,灵性的、神性的部分又分为先天的和后天的。从祖辈、父母处遗传下来的基因、DNA的排序里有一个思维定式的存在,就是佛家说的轮回,是先天的。那我们从祖辈,父辈处遗传下来的基因会有多少信息在里面?都存在于我们的大脑里,但我们能运用的只有1%—5%。最聪明的人超不出这个运用范围,那其中有多少的信息沉睡了,被埋没了。

现在到了智慧经济,概念的时代,我们如何把我们体内被埋没的信息,沉睡的记忆(先天的),包括我们从社会上得到的信息,得出的观感、体悟(后天的)数据进行处理和整合,从而变为自身的,一体的。才能成为一个自己的故事,去驾驭泡沫。

如果我们执着于我们眼睛所看到的,就可能成为一个经验主义者,执着于前人的讲述和记载,又可能成为一个教条主义者。都是概念时代经济所需要的,不能适应的,都是别人的故事,你只是别人的泡沫。

二、我们要把重新开启身体里这些被遗忘的、被埋没的记忆里的信息。这都是父辈祖辈的泡沫,乃至于无始以来的泡沫,我们要把这些泡沫都变成我们自己的泡沫。我们是自己的故事、生命的主人。这就要求我们把自己的心胸打开,把这些无始以来的信息给激发出来。

人都有一个天性:喜欢好的而排斥坏的。但因为人的每个个体的细微差异又出现了不同的个性,每人都是一个独立而不同的存在,这些个性也体现在我们的生存活动中。如果我们能把自身的独特性加以一定的制约,才能跳出泡沫。

每个人都是一个泡沫,社会又是一个大的泡沫,我们要怎么才能把自身的泡沫和祖祖辈辈的泡沫以及社会结合起来?这就是我们谈到的另一个重点:跨界。我们现有的生命有长久?比方你今年30岁,你30年来的经历、经验能有多少?整个社会的经验、经历又有多少?所谓跨界就是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也所拥有的。前提就是要求我们把心胸打开,多容纳别人的、社会的、历史的东西,我们的故事才能写得更好。每个人都是自己故事的导演、编剧、和演员。我们只执着于自己的故事未免太单调乏味了些,难以全面,也难以扩展。所以我们心胸的宽广决定我们故事的格局大小。

我们说了跨界,但是跨界是不可能的。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我们的思维定势在里面,在心理学里叫思维倾向。每个人都带着一副有色眼镜在看这个世界,要如何打破我们自身泡沫的封锁,摘下我们的有色眼镜?还是我们前面课程里说到的“泡沫里有真实的存在”,就是我们的水和火,“露”和“电”,也就是我们的“精”和“神”。我们的“精”和如来佛祖的、原始天尊的“精”是一样的;我们的“神”和习近平主席、奥巴马的、世界上的所有人的“神”也是相同的;所包含的智慧,成就,高度是一样的。那我们能否颠覆一下?我们往往是看到的就是我们所认识的,这是我们的局限性。只看到了“有为法”而没有看到“如梦幻泡影”的部分。

三、我们有没有看到泡沫中“如露亦如电”的部分,事物中真实的存在、所相同的部分的存在。

四、我们看到了“如露亦如电”的存在,看到了真实的存在。但我们不懂得如何去观察其中的规律,不懂得怎么去运用、操作这些真实的存在。“应作如是观”,我们要做到“如是观”,我们要成为自己故事的主人,我们才是自我生命主导。

综合了上面的四点,从而加以实践。这样我们才能颠覆自己所想象出来的、有偏颇的、不完整的、不全面的东西,和合了西方金和东方木,得出了客观世界的规律,和合了“精”和“神”的法则,才能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,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,掌控自己的生命。

 

——光中行者于栖凤草庐讲述

传洋整理

2015-3-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