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千一瞬生命文化网

生死有時,生命無價 .
2017-07-09 16:17浏览数:7 

人生如春花秋露,電光火石,稍縱即逝,幼年童稚的心,想入非非,上天入地;青年風華正茂,戀語綿綿;中年奮發向上,盛久必衰;老年力不從心,追悔莫及。任何人在其一生中,都自覺或不自覺地進入一個個角色,經歴一次次痛楚,一次次心酸,一次次喜悦,一次次拚搏,一次次失敗,一次次成功。我們從中又得到了什么啓示呢?是少小離 家老大還,黄毛丫頭變成老太婆;是夢幻成真,還是泡影幻滅;是春風得意,還是無限 惆悵;是死不瞑目,還是視死如歸……結論不一,感嘆不一。顯然原本規律都是一致 的,從什么地方來,到什么地方去,從零中來,又回到零中去,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鐵的是空。


孔子云:「朝聞道,夕可死」,人們可能認爲是過激之詞,它從某個方面反映了人生 應遵循的宇宙法則、自然規律。從必然王國向自由王國過渡。在有生之年,在社會大舞臺上,演好自己的角色,演出活劇來,不愧在人生走一回。瞑目時多爲自己是成功者 感到自慰,爲后人所悼念,做精神不死的人,留下一點回憶,才無愧于人生。


孔子爲此五十學易,葦编三絶,找尋宇宙法則。人有生必有死,我們凡夫俗子,亦 有必要在人生途程中思考一下這個問題,我爲何而活,死時又爲了什么?先烈們用鮮 血、在沙場上視死如歸,回答了這個問題。先哲大德、科學家、藝術家爲了人類社會的繁榮昌盛,獻出了他們的畢生;有人則在花天酒地,醉生夢死,不到死時志先死,不齿于人類;有人想活得更好,而又不得不綁赴刑場;各人回答不一。深圳青年魏達志,雖然腎衰竭、瀕臨死亡,尚能一息尚存,戰斗不息,在病中爲特區發展寫下了數十萬字的 巨著。這是一種追求、一種志向、一種引力,無私忘我,一心爲公的精神延續了他的生 命,使生命之光光彩奪目。那種「脚在泥里走,志在云上行」的品格,難道不值得身體健 康的人、無死亡威脅的人去深思嗎?


,么在氣功里,古代丹經學里,怎么對待死呢?丹經云:「心死神活」。印度則有 瑜伽之法。佛教止觀中有不淨觀,觀自己體内生蟲之説。道教丹經里則有委氣之齓。這里介紹一下,本人在練功中悟到的方法,看你能否于練功體會到心死神活,「氣」的狀態全身放松,平躺在床上,手脚分開。想着自己全身逐漸缩小,向胸部靠 攏,有拇指那么大小(元神),沿體内中部向下至會陰,沿左腿(女右腿)向到脚心涌泉出來,向上到脚拇指沿脚背向上,經小腹到肚臍上面三寸的地方,此時的身體就象死了一样委去让元神,本能部分在活動。先想一下四句话:


心似白云场自在  (腹上的小人头好像有白云一样自由自在)


意如流水任东西 (身体里面好像流水在运动,任其自然)


无筋无骨无挂様 (躺在床上的好像是一套衣服,死了一样)


息息绵绵见天机 (人在心平气和、全面放松后,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将会出现,会有热、麻、凉、涨、痒、动、响、光的感觉出现。)


 此时练功者的意识活动、心理负担、外界压力全部委去卸掉,解脱了。意识活动不在生死、是非、成败、得失中去思考了。自然而然在进入一种心死甚活的状态。将可能对以前一直没有解决的难题瞬间产生一种触发、感悟。对自己人生有一种超越的感觉,一种无我的感觉,进入法我双忘的境界。人我两空的状态更加有利于身心得恢复。大约二十分钟再由脐部沿体外向上到百会入体内到痰中,恢复原状,由静到动,恢复如常。


 这样迷会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禅和状态,心情更平静、和谐,体内会迅速充满真氣,處于氣的狀態中,處于一静百應之中。再來看一下,急需處理生氣的事,如何解決可能就有一比較明智的選擇。可以知道我以前那么執着是否應該,那么消極是否對頭,心有怨恨是否值得,將會不言自明。在此二十分鐘狀態中,可將你以前因不恰當情緒造成的病氣從體内清除出去。此爲智静委氣法,幸許能爲你增添新的生機,增添生命的喜悦、减少失意惆悵而盡一點力。你由此可以悟到「死生有時,生命無價,「人生在世不是爲了得到什么,而是爲了留一點什么」,那怕劃下一點痕迹也好。留給后人一點美好的回憶,這才是生命的債值。人應該做極的的不知生死、頑皮死厭,成年時固嚷己見,執着蠻干,老年力不從心,在裒项终生中。


流行歌曲有句歌詞是這樣的「红塵滚滚,聚散總有時。」既然來到人世走一.遭,就得潇灑走一回。要能心死神活,可使意識活動的執着部分、假惡丑的少一些,讓真善美的部分多一些,從生死規律I中,々出「覺」的一面,活得更輕松自如,更加絢麗多彩。


,東北一位氣功師對我説:「我父親,他一辈子做了若干好事,他練氣功,在臨终那 天要我們全家不要離開。我要走了,大家不要哭』,在預定時間内,他閉上雙目與世長辭。西藏密宗索朗活佛説:「不但如此,還可知轉生往何處。」總之,他們要比臺灣故事片《如果有來生》中的陸爲同的母親,那樣自負,那樣執着,光有好的動機爲兒子着想,爲自己着想,不按宇宙規律法則之意孤行,執着蠻千,横加干涉,致使兒子的婚姻使兒子和自己都不愉快要好得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