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千一瞬生命文化网

东西方文化对话之一——光中行者回复中国大数据第一人王佳霖,顾准“剔除辩证法”之说犯了一逻辑前提“介定”的错误
2017-07-05 19:21来源:三千一瞬作者:三千一瞬浏览数:15 

东西方文化对话之一——光中行者回复中国大数据第一人王佳霖,顾准“剔除辩证法”之说犯了一逻辑前提“介定”的错误


光中行者:“剔除辩证法才能科学民主”这个命题,我先讲一下。这是中国大数据第一人王佳霖学者,也是杨老师(声音美容创始人杨志勇)在美国的学生,他发来的一篇文章过来,这篇文章是6月11号,关敏在“逻辑与正义”公众号发的文章,文中提到:“剔除辩证法才能科学民主”,杨老师请你把这篇文章的提要读一下。


杨老师:中华民族没有经过逻辑洗礼,民众不具备最起码的逻辑思维,所以才有辩证法指引的疯狂吹牛的大跃进和互害互灭的文革,顾准说:“中国人是天生的辩证法家,可是辩证法把中国人坑害苦了”。唯有剔除辩证法和辩证逻辑,才有科学民主的明天。


光中行者:好,在这里面引用的第一段话:辩证法是初民把握世界的模式。杨老师接着读


杨老师:辩证法不为西方理论界所认同,费尔巴哈抛弃了黑格尔的辩证法,马恩却把黑格尔的唯心辩证法改造成了唯物辩证法。列宁说,“可以把辩证法简化为关于对立面的统一的学说”。为什么这样简化?因为辩证法就是一种整体主义的思维方式:“辩证法就是关于世界普遍联系与永恒发展的科学”。对立统一当然不只是某两个事物之间或某个事物内部的对立统一,而是万事万物内部、之间普遍的对立统一。因而,对立统一就成为整个世界的编织机,把所有时空中的万事万物都编制成一个整体了。而整体主义的思维方式就是原始人的思维方式,可见,唯物辩证法不过是原始人的朴素辩证法升级版,是人类思维的返祖现象。


光中行者:所以这里面提出的关健问题,就是说要把辩证法剔除,认为“辩证法剔除了,才有科学的春天”,这句话有没有道理?看起来似乎是很有道理,为什么?西方科学近几百年,远远高于我们东方辨证学说的范围。


但是他们忘记了问题介定的点,辩证法是在哪个层面来讲,它取决于我们从整体向内在观察,因为我跟外在是整体的;
西方科学不认为是整体的,我是我、客观是客观。这有一个主观与客观的认识问题,这里就有一个概念,首先要解决,什么叫主观?主观就是我自己看见的、客观外在的东西都叫主观,所有外在不通过我自己的都叫客观,一个主体、一个客体。


这里面就出现一个问题,如果不通过打坐,不通过中国文化的体验,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主观,介定不了主客观。

像我们现在讲身、心、灵课程,我们从身体来说,身体、什么是你的?一百多斤重,一米多高,是男的、是女的,这个数据决定是你的身体。如果你打坐的时候,参一参我是谁?那就明白我这个"身体"的整体是从哪里来,是从妈妈的肚脐剪断的那个原点来的,原初来的,那个原初具有整个宇宙、整个全人类的信息在里面。所以说,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无缘无故来的,都是由于你的遗传基因,就是你的生命密码,生命的遗传而来,所以说不是偶然的。如果我们退一步来说:身体以外叫客观,身体以内叫主观,这样似乎可以说把辩证法剔除,在用科学,如果你拿到整体来说,我到底是谁?你返到你的原点,你是从妈妈的那个单细胞、加上爸爸的一个精子。昨天我跟轩辕学说的代言人也探讨这个问题。


人体有个任脉,任脉里面从肚脐到胸腔,这里面有一段是红的,这个红的就代表你身上的气在这里,他讲《黄帝内经》,讲到一个圆圈、一个点、一个线,一个圆圈不就是妈妈的卵子吗?一个点不就是爸爸的一个精子吗?通过两亿多个精子的竞争,进入到胚胎以后,把人类五十六亿年的信息都承载下来,而后成为一条线,延续开来。这条线组成一个人体,一百多斤重,张三、李四、姓甚名谁,解决这个问题。


那这个前面是什么?前面不是整体的存在吗?所以说我们在这里打坐,我是主观,我以外的都叫客观,那我们这条手臂,可以换的,腿可以换的,五脏也可以换的,那其他就不是我们的?还是我们的。所以说主观客观的界定是站在哪一个点?是站在原点还是站在你自我跟外界的“出发点”认识,“自他不二”的认识还是把他分开为“二”的认识。


辩证法是什么?我们不是从外星球来的,是父母遗传继承下来的,中国文化就是有5000年皇帝以来的文化,由封建王朝、十几家王朝的继承,又有3000多年的历史,这个是客观存在的,西方为什么能够发达?200多年,把全世界的精英集中到美国某一个地方,把那个地方打造出来,也是全世界的智慧、全人类的智慧到那里结成的成果,还不是那个地方的时间的产物,为什么产物?我们不讨论,因为涉及到更深的文化问题,那我们先谈辩证法跟科学的问题。


辩证法是中国特有文化,能够继承到辩证法的东西,为什么这样说?杨老师读《黄帝内经》,《黄帝内经》叫中医的鼻祖,中华民族医学的精华。


2003年非典时候我在香港,看到李致重写的一本书,叫《中医形上识》,他这样解释:“我们这个科学的东西,都叫‘形而下学谓之器’”,所谓“器”,就是能装东西的,这就是科学的,没有风火水土,制造不了这个杯子,没有五种“金木水火土”的元素,要用金色的皮,泥巴、水再来做成这个杯子,再用火加木材,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构成,这一种就叫器皿。我们人也是有器皿,老子讲:“人法天,天法地,地法道,道法自然”,人也是器皿,为什么?要吸气呼气,要升、降、出、入,在吸气以前,在娘胎里面你有没有呼吸?没有呼吸,妈妈已经跟你是一个整体,那个息叫“胎息”,所以那个是我们生命的原点,我们原初的性命,把握那个原点才有辩证法的发展。


所以辩证法看问题比科学近了一步,不站在我跟外界对立的高度看,站在“天人合一”的高度来看,这是一个问题;

第二个问题,我们中国辩证法的文化,就是把原初的、原始的原点跟社会发展的奇点,所有万事万物包括核爆炸都叫奇点,包括我们头发丝的纳米都是奇点,无穷大到无穷小,都是奇点的解释,都是科学的延伸,实际上就是用原点认识奇点的展示,怎么能说不要辩证法呢?要剔除辩证法?那就混乱了原点与奇点,你怎么去看世界?


现在我们的核爆炸,谁敢动?动一下这个地球还存在吗?不是一个怎么做的问题,我们的观念怎么看,如果说我们把辩证法跟科学分开,这是错的。


传统文化可以叫“经典文化”,《黄帝内经》、《坛经》、《佛经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阴符经》等叫“经学”;我们现有的各种原子划分,科学的东西,几何、三角,那就叫科学。“科学”与“经学”,都是一个向外看,看到头发丝的五万分之一的时候、纳米阶段,那叫科学向外的结果;一个向内看,我们的生命、爸爸的精子、两亿个进入到卵子的过程,这是向内看的过程,两者是一起,这就正如《华严经》所云“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”。


所以站在科学的高度讲,看到认为是对的,实际上是错的。

这一点作者他也应用了马克思恩格斯,我也是研究哲学的。马克思恩格斯是根据黑格尔的唯心论,黑格尔是把老子的思想、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接过去,变成他的学术,马克思恩格斯再把他的东西转过来。人的东西就是应该互相提升,互相借鑑,所以说没有错。


现在西方承认的十大圣人当中,有没有老子的?有没有孔子的?有没有马列的?照样有、它是存在啊。

所以说这种:“不把辩证法剔除掉,就不能实现科学发展”,这种论断非科学,不是这么回事。

你看牛顿在苹果树下,苹果打下来,用哲学的话说叫偶然性,是偶然吗?如果牛顿不是经过苦思冥想,苹果把头打烂了他也想不出来,吸引力、牛顿定律出来,爱因斯坦躺在山上看太阳,他是无聊吗?他也是在穷途末路、没有办法思考的时候,一下子突出他本身的自我认知限度,才能够达到宇宙原点的高度,才认识到奇点、光速超光速的问题。

杨老师:成功是必然的


光中行者:对只有必然,没有偶然。相反科学里面哪一个必然恰恰是偶然,在辩证法里面是必然的。在科学里面是偶然的,606次试验、偶然碰到一次必然。


站在逻辑学的高度来讲,他们讲的是对的,因为逻辑,才会归纳、推理、分门归类,有科学的出名。但是逻辑是从哪里来的?是谁在逻辑?你用你的主观还是用你的客观?什么是主观?什么是客观?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,就要把辩证法剔除掉。
   所以这个也不知道什么是偶然性,也不知道什么是必然性。
我们从《黄帝内经》来看,《中医形上学》,再讲李致重的,为什么?中医是哲学、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都在里面,道学、经学、儒学各种学说都在里面,包括人的生理学、心理学都在里面,所以说中医叫“形上识”,“形而上者谓之道”,“道”是什么?不可说!可言非道!要去体验。


就像顾准所说,那也是胡说八道,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道,我们不能怪他,他站在他逻辑学的高度来讲是对的,但是说把辨证学剔除掉,那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,你自已进入到“不可知论”。


我们从这个高度来看中医,“形而上者谓之道”,这是哲学的方面,“形而下者谓之器”这是科学的方面。中医就把科学跟哲学这两者之间,形上者巧妙地结合起来。所以中医是以人为“标本”的,为什么?中医里面1709个地方,谈到气,中医讲:“百病生于气”,中医讲气有81种,脾气、胃气、上气、下气、出气、入气,81种、哪一种气不调,就产生病,所以说升降出入、无器不有,都在我们生命的一呼一吸当中。


中医超越了科学,超越了宗教,超越了文化,也超越了我们人体的部分。《黄帝内经》里面第一句话:“上古天真论”,怎么说的?“真人者视听八极外,游行于天地之中”,那就是神仙,那就是道,真人丶至人,圣人、贤人、能人,科学是能人做的事,所谓能人,他就有偶然性,做对了就是能人,蒙错了就失败。


真人、至人、圣人、贤人、能人,科学属于能人范围之内,科学家是能动挑战,惊天大发现被他蒙到了,所以具有偶然性、不具有必然性;如果把偶然性上升到必然性,要贤人,要把科学装到哪个学术、大学里面去;回头还要至人、圣人、真人,所以是五种人。


我这样表达,把辩证法去除掉这是不科学的,打着科学的旗号说不科学,站在逻辑学的高度你认为是对的。这里不妨告诉你,全世界亚洲最大的逻辑学学,黄某,92年他到我家里去,他说我写了几本书、中国文化错的,我说为什么?他说你看我写的,我说你是逻辑学家,你要在中国各大学讲逻辑学、没门,我是领导我就不会让你讲,他说我要讲、我要跟某某人比高低,我说没有那个事,你讲我就把你抓住曝光,他说秦老师那我怎么办,我说你改变一下方式,三年之内就可在全国各大学开讲,他以后改变了方式。你跟谁比?讲逻辑就讲逻辑,不要跟马克思主义、跟其他人比,不到第四年,他来告诉我说秦老师,我已经在全国各大学讲课了,进展非常成功。


所以说你讲逻辑不要跟辩证法在一起比,你讲你的主观客观,不要跟你的原点在一起,原点跟奇点要统一,所以你讲西方的文化成果,讲偶然性不要把必然性否定。


我们这一课就讨论到这里。
后来王佳霖同学从美国硅谷发微信过来感谢恩师指点,他受益匪浅,听了讲话他就知道怎么做了。

(注;我们上一讲讲的是“大智慧与大数据”的专题问题。)
光中行者0612掌门直播 整理钰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