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千一瞬生命文化网

东山岛游学之一,瑜伽与气功丹道修行-自性习性本性的对话
2017-08-09 10:53来源:喜马拉雅,20170807音频整理作者:光中行者浏览数:6 

光中行者:我们已经从深圳的梧桐山来到美丽的东山岛,这里是习大大跟彭妈妈见证的地方,我们现在还听到海岛练兵的炮声,这么美丽的东山岛,今天又是立秋日,我们一行几个人来到这里。

这一次游学的提纲刘明你来读一读。

刘明:好。我们三千一瞬会所这次游学到达东山岛,这也是和一修武道馆李智勇馆长的缘分。

今天主要是考虑以下几个讲题:

一、瑜伽与人生;二、瑜伽体式与武术;三、调息与丹道;四、虔信与智慧;五、专注与禅定;六、八支与修行;七、身心与灵魂;八、生命与宗教;九、瑜伽与气功;十、自性与菩提;十一、习性与善行;十二、本性与恐惧。

光中行者:好,今天就讲后面说的四个方面,明天再讨论瑜伽跟武术的问题。

我本来是搞气功的,气功本来没有“气功”这个名字,是五几年才有一个气功的名字,实际上中国的气功与印度的瑜伽是一回事。今年以来前前后后我看了几十本关于瑜伽方面的书籍,特别是这两天看的艾扬格关于《瑜伽之光》、《瑜伽经之光》、《调息之光》、《瑜伽之术》这几本书,包括前面印度瑜伽方面的东西,连同以前看了很多佛教的书籍关于瑜伽问题。实际上释迦牟尼就是一个瑜伽师,在释迦牟尼以前就有瑜伽的存在,瑜伽跟中国古老的丹道文化、传统文化是一样的,《佛经》没有产生以前,就有瑜伽的存在,古老的修炼,包括杨志勇(声音美容创始人杨志勇、三千一瞬vip会员)的声道,都是从这个上面过来的,李志勇(一修武道馆长)搞的武功来讲,我们讲武功就是讲的体位,站桩啊、练功啊、怎么修啊,这也是瑜伽里面的一种方式,今天我们不讨论这个。

今天我们重要讨论气功,本来没有气功,是各家各派修行体验的东西,把它集中起来,这家拿一点,那家拿一点,组成各种各样的功法,所以80年代曾经八千多万人练气功,我也教过一千多万人的气功。印度在这方面整理的比较完整,在1966年艾扬格整理出一套书出来,他是1918年生的,现在100岁,他研究了七十多年的瑜伽,实际上也不叫瑜伽,就叫“生命体验”,他把瑜伽比喻成“人中之王”,一个人要生活的好,都要有他一定的生存方式,瑜伽里面有虔心瑜伽、行动瑜伽,哈达瑜伽(哈为太阳,达为月亮),有各种各样的瑜伽名称,这说明什么?也是各教各派研究出来的,研究生命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现在归纳起来实际上就三句话:调身,调身体,这大家都知道,站桩、还是马步站桩,还是打坐、七支坐、还是散盘,总得有一个姿势,这就叫调身;

第二种、调息,一呼一吸谓之“息”,人的生命就在呼吸当中,不管多大的英雄人物、多伟大的人。这个呼吸就是老子《道德经》讲的:“万物复归于根”,这个“根”在人体身上,人体的根跟瑜伽书,就是说人的身体上有三个源头,即三个原本的自性,我们现有的会所,出了而二十几本会刊里面已经讲的很清楚,这三个又跟我们人的自性、习性、本性是相通的。今天我就讲一讲呼吸,呼吸调的好可以把我们身体的病全部调完,在瑜伽里面首先强调要把体位调好,就是马步站桩、太阳式、蛙式,练好式把身体的肌肉骨骼全部调完整,第二个调息、生命就在一呼一吸之间,北京有个寺门口有两个相,一个是黄的一个是白的,叫“哼哈二将”,一个人“哼”不出来“哈”不出来,生命气就没有了,生命的气就是能量,这个能量跟天地是相通的,如何相通?瑜伽里面第二个就叫调息。

第三个,气功里面叫调心,瑜伽里面叫菩提。

这三者跟我们说的自性是相配备的,比如说我们的自性,上两讲跟大家讲六祖慧能讲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,这就指的是人的自性本来就是光明的,最高一层,最上一层就是菩提,自性是光明的,第二种,我们要行动,因为我们人不是就这么成为一个人,你的生命里有你爸爸有你妈妈的存在,有他们的精子跟卵子组合,你带着他们的基因、带着你无始以来的记忆,把你的习性都带到这个世界上来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性,这个习性造成这个人跟那个人好,这个人跟那个人看不惯,这个人跟这个人好一段又跟那个人扯一段,这都是习性使然,有的人抽烟有的人喝酒,有的人怎么说也改不掉,为什么?他的习性,改变不了的,为什么?他是前世里面的记忆,这是一个,第一个讲的自性,每一个人都像佛陀一样自性光明。

佛陀为了取得真理,49天在打坐,最后得到一句话:“对斗明心”,前松你说东山岛有颗什么树,我们要去看一看,对着天上什么地方,所以说“对斗明心”得出一个结论,哦~原来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性,每个人都有,但是由于各个人遗传基因不一样,他的习性带来的业障不一样,记忆不一样,所以每个人修炼的过程都不一样,处的境遇都不一样。

所以在这点来说,我对这本书很感兴趣,昨天一天看了大概将近300页,还画了那么多,太好了,所以他把这个里面总结的太透了。他从1918年研究100年,生命体验过来写出来的这本书,这是第二个性;

第三个性、本性,人有个什么本性?人有个本性、每个人都是贪生怕死的,不要像你说的有多厉害多伟大,一说有灾难到了,“大难来时各自飞”,所以人的本性都是贪生怕死,为什么?在《瑜伽经》这本书里面,我看到他说“因为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轮回来的,你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,以为你是就这么来的,孙悟空一样石头里面蹦出来的,不是的!你是从上一次轮回来的,”所谓轮回,就是你死过不知道多少回了,因为上一次的死你记忆在头脑里,你恐惧,你贪生怕死,当你修到把自性修出来的时候,你就是瑜伽师、最高的大师。

刚才刘明读的“八支与修行”,“八支”第一支就是要境界,就像我们说的“不偷、不淫、不盗”就是境界,这个算下来最后一个支就是三摩地,实际上是佛教的一种说法,八支里面第一支就是制戒,要哪个事能做哪个事不能做,他说到甘地,印度有一个国王是甘地,全世界都有名的,甘地他没有练过瑜伽,学的是瑜伽里面制戒的前两条,就是“不贪不害”,就这两条他就成为人类的和平大使,大家都记得他。

现在我在想,大家都不做坏事,都要做善事,什么叫善事?什么叫不做坏事?在这本书里面我看到一个词“不害”,“害”就是害别人的意思,你不害人就是好人,不要说你做好人,想做好人不一定就是好人。今天我在这里,大家在一个车上,如果说你晚到了,引起这个车开不了,或者哪里抛锚影响到大家整体行动,这就是害。

想做善不一定是善,越想做善的人越不一定善。像《警察与小偷》那部电影,警察把那个小偷抓住,原来的小偷相当于骗子,那个电影里小偷的妈妈是生病了,他偷点钱给妈妈看病,他是坏事吗?也不是坏事,是善,那个警察把小偷抓住,也是坏事吗?不是坏事,所以说好坏不能用我们的观念来看,不害你就是善,如果说我们能够把自己的思想言行不害、不贪,做到这两条,那我们修行、练功、练武做什么也好,都会有成就。

八支里面与人体的修炼有很大的关系。

气功里面强调调身、调息、调心,瑜伽里面就是体位、姿势,调息,还有一个三摩地、调心的问题。这三个连起来,一个是解决找到人的自性问题;第二个、通过一步步的锻炼,把人的习性要去掉,人是有习性的,为什么要善行、要接受善知识?要能够一步步的向前推进。瑜伽是通过什么?比如说多锻炼,锻炼的时候一开始你可能吃不消、你会浑身汗,或者身体肌肉都会颤抖,这就是在练你的内部平衡,练我们的忍耐力,练我们的承受力,练我们的心态,他是整体的一个调整。

所以说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个道理搞清楚,怎么修行?就是找到我们本来的自性,改变我们的习性,克服我们本性上的恐惧。

我们今天上午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克服恐惧的问题,特别是卢伟,每个星期都去,谈到恐惧的问题,原来在家里受过这方面的一些影响,这些影响需要锻炼以后才能提高。

现在我们就说气功跟瑜伽的关系,实际上就是人生一个体验的问题,我们怎么体验?我们用耳朵听鼻子的呼吸声,而不像以前,因为我是从气功过来的,气功都是学吸气呼气、呼气吸气,有好多人学偏了,在我八几年教功的时候,一个学生跟别人学的,问我说心脏里面300多cc的血抽掉了,我怎么办,还有个人问我,小腹里面有100多升水怎么办,他就是用呼吸用的不对头,把自己搞的病出来。这次我看到《瑜伽经之光》上面就讲“体位学不好,不能学会练呼吸”,在气功打坐的时候,有好多人病就是这样出现的。

现在我教大家怎么练,用一种“听息法”,用耳朵听鼻子的呼吸声,别小看这个方法,这个方法实际上比你“呼、吸”的那个方法强得多,为什么?这个是直接进入到三摩地禅定的。

现在谈谈怎么做的问题。耳朵听鼻子的呼吸声,就是用你的耳朵来观察鼻子,鼻子是被观察的对象,两者是一致的,再用你的耳朵,实际上是用你的心意听心脏跳动的声音,再慢慢的、用你的心意观察肚脐里面到命门中间的那个点,就是爸爸妈妈生你的那个点,看到那个点以后,观、你的意识在观,跟被观的那个点,就接近到一致,瑜伽里面这就叫结合、合一,在我们丹道里面修炼讲,如果你能这样做,你就能进入到胎息。大道至简至易,不到一定的功夫,你做不成。

忙这个忙那个,你做不成任何事,所以说我们的心要静下来,静下来做什么?听自己内在的声音,谁在听?我们在听,我的主观,听你身体的客观,你怎么听?这个就是修炼,如果你把两者结合起来,就能把外面的东西屏蔽掉,电话声、电流声都不受干扰,那你就进入到禅定,一开始注意听,就像这么做,但是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,如果你把他连续下去,专注了,听鼻子的呼吸声,再把他集中到一个点,那就叫专注,连续的听下去,那就叫冥想,再下去把它贯通到全身那你就是禅定,这个不是说多大就多大,要一步一步的像一壶水一样的沉下来,静静的定下来。

所以说不需要你强迫闭气,你就能够达到最高级的状态,这样起什么作用?为什么要守到肚脐后面来听,根据《瑜伽经》来讲,肚脐部分有七万二千根血管,七万二千个脉通到全身,上下左右,叫“太阳神经丛”,这里面根据现代科学解剖,他是干细胞最大、对身体的修复能力最强,又是我们生命的原点,那我们这样能够更好的达到效果。

当我们的心念这样做的话,那就是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,你就能进入到禅定状态,这是听息方面。

在我们打坐的过程中,开始单盘,后来开始双盘,或者开始什么都盘不了,有痛、有胀,这个痛、胀,你不要恐惧它,这是里面的众生气血受到阻碍,那我们感恩它,慢慢的这部分就疏通了,对身体出现的各种感觉,我们要带着一种喜悦的心情迎接它、接纳它、包容它,对不喜欢的状态要宽恕它,慢慢的我们身体就能够回到宁静。

我们这次到东山岛来讨论“瑜伽跟气功”的问题,我们的自性与我们本来面目的问题,我们的习性与我们要善行的问题,一步步的来修炼。我们人的本性是恐惧,不要害怕恐惧,有恐惧不要害怕,看清楚了就没有恐惧,为什么?当一个屋子是黑暗的时候,没有灯光的时候,那恐惧产生,如果说我有一个灯光、光明,黑暗就没有了,所以其实恐惧本来没有,为什么?我们对那个问题的看法有问题,认为有生死。如果你把《佛经》参透的话,不生不灭不净不垢,那你就根本不会有恐惧,但我们做不到,慢慢的我们来参透这些问题,当你参明白了,你就在练功的时候,通过调身、调息、调心,把自己进入到恍恍惚惚、冥冥渺渺、飘飘然逍遥自在的状态,这样我们一次次的加深、一次次的进入三摩地。

好,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。

大拇指按住指根,收功,搓手。

光中行者20170807喜马拉雅录音,整理钰润